您使用舊版瀏覽器,為有更好的體驗,請使用Chrome或更新版瀏覽器。
漢翔公司總經理馬萬鈞/口述
漢翔文創小組/綜整編輯

漢翔航空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專業航太重鎮與嚴肅的軍事研發單位,跟文創帶給人們的創意與年輕感覺似乎連不上邊,文創除該有人的溫度與美的藝術外,結合其公司文化展示創意,才能充分表達其文創理念,但文創產業也並非是一蹴而就,漢翔會為什麼開始切入文創領域,我們來聽聽馬總經理怎麼說。

文創不設限,藍圖無限大

「我想在這個階段,我的策略是不設限,我對於漢翔文創的藍圖是,盡情去發揮,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到最後,自然有一些進度與成果的時候,漢翔會視當時要投入的資源、人力、財,或者是市場的狀況,或者是公司實際上的需要,來做適當的調整與資源分配,但在這個階段的話,我想盡力發揮,沒有設限。」馬總經理直接開門破題。

文創產業的基礎來自於公司文化底蘊,從品牌的角度切入,深入理解體驗公司文化,從生活中發現尚未被滿足的需求,才會為品牌建立起俱差異化的創意利基與識別度,所以結合公司現有資源與優勢相對重要。關於如何整合漢翔資源,馬總經理說 :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如果你指的是人力資源跟財力資源,那答案非常清楚,公司會支援現有的人力與資源讓漢翔文創好好地整合去做。」 總經理調整了一下坐姿,自信的接著說 : 「但如果你要講到公司現有其他的資源,我認為公司可以給漢翔文創最大的資源,其實就是公司的品牌形象,這個才是我們跟其他公司或品牌有所區隔與最大優勢的地方。」

這讓編輯聯想到,以蘋果為例,將其人性化的使用體驗、美學設計融入科技產品中,將產品的價值直接擺脫人們對電腦硬體競爭規格的迷思,這樣的產業,又何嘗不是文化創意產業?馬總經理說 : 「對,我舉個例,青年日報社現在也在投入文創產業,他們就非常善用這一點優勢,善用其軍事方面的品牌形象,例如腰包產品,他們就會做成迷彩,打造成軍事專業形象,而這一點,漢翔文創目前對商品設計與藍圖對於飛機航太的形象已經整合的很好。」

循環再設計,文創的靈魂

漢翔是航太產業,其生產製作產業鏈非常完整,而「文化」如何蘊生「創意」,繼而創造出「產業」,知名設計公司IDEO執行長Tim Brown指出:「設計的未來在循環。」,循環設計也可以被解釋為永續設計,對此,馬總經理指出: 「其實可以考慮用公司現的一些生產餘料,去做相關的文創產品開發,這點是非常必要的,例如我桌上的這些茶杯墊,用的就是紙蜂巢,都是剩下來的下腳料進行加工把它切出來的,雖然這些物料對於公司內部的人習以為常,可是對於外界來說這是很有趣與新奇的東西,這也是公司的資源與優勢。」

嚴肅紅檜冷杉下的玫瑰花,拉近民眾生活的小園丁

漢翔一直以來,都給人很專業的印象與生產著嚴肅的產品,安全性要求極高的民航機、性能要求極高的戰機或者是教練機,畢竟航空工業是很個嚴肅與與需要專業的行業,那漢翔文創扮演的角色在其中扮演的很特別。馬總經理說 : 「漢翔公司給外界的形象就是非常嚴肅,好像一座森林,種的都是紅檜冷杉,雖然都是很有價值的作物,但如果紅檜冷杉的腳下,文創可以幫我種一片玫瑰花園,是非常加分的。」,雖然都是很有經濟價值的作物,但如果紅檜冷山的腳下,文創可以幫我種一片玫瑰花園,是非常加分的。」

是的,我們多少希望我們可以在這一個嚴肅的森林裡面看到幾朵漂亮的花朵,我們期待漢翔文創就是扮演這個角色。

文創是漢翔的需求 它既不文,也不創

近年來,「文創」當道,政府領軍,民間響應,大學院校紛紛成立「文創」系所,培植「文創」專才,諷剌的是,職場「文創」商機、產業付諸闕如,「文創」呈現型式,終極目標必須要能感動人心,以人本為中心思想,對於「文創」儼然成為一股流行時尚,馬總經理也道出了他的擔憂: 「文創現在是一個很夯的名詞,可是很多很夯的名詞都不會持久,比如生技,過去大家都談生技,好像全世界的人民都要靠生技了,可是生技後來的發展呢? 或者是最近大家最喜歡提的雲端、大數據、人工智慧、工業4.0,這些都是現在還很夯的名詞,但是未來會怎麼樣呢? 這當然要看未來的發展。」

「而文創也是類似的概念,文創現在是非常夯的文化名詞,例如台北的華山園區、高雄的駁二園區,到處都是文創相關主題園區,只是,我看到的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馬總經理接著說。

事實上,文化創意必須和產業鏈相互聯結,相伴共生,讓大眾對於美學的涵養、文化價值乃至於心靈內蘊底層能有更深一層的體認,文創產業才可能擁有可長可久的未來性。

「喜的是年輕人的創意真是被激發了出來,這些點子我看了不是嘖嘖稱奇就是哈哈大笑,真的是虧年輕人想的到,都是藉著文創這兩個字把年輕人的創意激發出來;但我憂的是,它能夠持續多久呢? 有多大的市場可以來支持它? 或者是有多大的需求來支撐它呢? 今天我們已經看到初步需求,誠如我前面所說,對於一個過於嚴肅的公司形象,怎麼靠文創來種玫瑰花,這就是我們的需求。

所以我說,文創這兩個字對我的定義,它既不文,也不創,文創這兩字的對於漢翔公司來說,就是玫瑰花。」(笑)

卓越貢獻,漢翔守住台灣最後一塊航太淨土


漢翔為台灣國防實力上面,無論是戰鬥機、發動機或民用機業務都對社會貢獻了穩固又可靠的力量,但漢翔對於社會上的努力與國家的貢獻遠不僅於此。對於直接層面的影響,馬總經理說 : 「漢翔替國家提供穩妥可靠的戰鬥機,過去與未來都將給國家提供可靠的教練機,就像漢翔公司門口旗幟所寫「衛我國防」一樣,既是貢獻也是責任,貢獻指的是今天,責任指的是明天,因為過去的努力有了今天的貢獻,但未來的下一步,那購是漢翔不可逃避的責任。」

但間接貢獻也不可抹滅,馬總經理接著說 : 「漢翔為台灣守住了航空工業的產業領域,如果不是漢翔誓死守住了這一塊,在25年以前當我們不再是中科院航發中心,當我們的IDF停產,當我們還沒有民用業務的時候,台灣這一個航太產業就沒有了。台灣是以中小企業為主,很多會做螺絲的公司做得非常好,有很多會做零件的公司也做得非常好,可是他們能夠組成一個航空產業嗎? 所以我們努力守住台灣的航空工業。」

馬總經理舉了一個小故事,道出漢翔對於台灣過去與未來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看法, 「有一位非常優秀的先進,他在國外待了幾十年偶爾回台灣,有一次聊天,他覺世界任何一個先進國家在世界上排名NO.1的人,永遠想進到NO.1的企業或產業領域去,而那個領域叫做航太,可是台灣很奇怪,台灣NO.1的人都是進了半導體,台灣的航太到哪去了? 也許想法略顯偏激,但也暴露了一個事實,如果不是漢翔守住了這一塊,台灣也許沒有航太系統產業的。」

給予田地撒下種子灌溉,期待漢翔文創發芽茁壯

文化創意產業它既是文化、又是產業,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機會點也在於這種雙重特性,數十年前新竹科學園區的成功,造就臺灣高科技產業占有世界一席之地,越來越多業者投入這塊市場,而漢翔這樣以航太為主體業務的公司的未來展望呢?馬總經理感性的指出 「一個樹林不能只種高經濟價值作物,它可能還要有玫瑰花,因為有了花叢才會有蜜蜂與讓人感到愉快可親近的生態圈。我想漢翔現在缺的就是這一塊,漢翔雖然嚴肅,但其實我們跟一般的上班族是一樣的,我們也是會在辦公室講笑話、團購水果的(笑)。」

文創是拉近民眾與漢翔的一個連結與印象打造,因此應該具備傳遞所在空間故事或精神的功能,馬總經理表示 : 「如果可以讓民眾體認並拉近距離,也許會對國防產業、國防科技或者航空產業更有親近感,我們可以招到更好的年輕人,我們可以在社會上有更良好的形象,我覺得這些都是文創要扮演的重責大任與連結。」

最後對於文創的展望與方針,馬總經理笑笑地說 : 「漢翔文創現在雖然生發於零,但我們會給田地然後撒下種子慢慢看它生長,給你肥料、給你灌溉,對我來說,這樣的展望與期待是不是就是一種文創呢 ? (笑)」。

(漢翔文創小組/綜整編輯)